• 国家安全法第一集
  • 一场错定密引发的“虚 惊”
  • 无知导致的泄密
  • 网络信息安全成“两会”关注重要话题
  • 中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
  • 信念的力量
  • 后藏寺庙口岸纪行
  • 最艰难的抗战
  
  
栏目导航



最艰难的抗战
来源: | 作者:gzdaxue | 发布时间: 2018-12-21 | 108 次浏览 | 分享到:

最艰难的抗战

作者:满 宁 高 健 苏 慧

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洛川会议上讨论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发出“为收复平津和东北而血战到底”“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的号召。毛泽东指示红军可以一部于敌后之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对平津唐形成包围态势,并以燕山为战略基地,向东北发展。

肩负着这一战略进军使命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慨然赋辞:我们屹立在五台山太行山衡山燕山,旌旗指向长白山;我们驰骋在滹沱河永定河潮河滦河,凯歌高奏鸭绿江。诗联生动地体现了中央“坚持华北,挺进东北”的战略方针。

我冀东部队作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尖兵,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鏖战。

北京市密云区党史研究室主任郭生河指地图讲抗战


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

为实现中央意图,1938年2月,晋察冀军区开辟了平西根据地,作为挺进冀东的基地,并组建了八路军第四纵队,6月1日,四纵在宛平斋堂誓师东进。

四纵一路冲破日伪军的围堵,跨越长城,到达地处燕山山脉中段的兴隆。在日伪统治下已经5年的老乡,以为共产党八路军就是日伪污蔑的“共产共妻”的“红胡子”,纷纷躲进山里,然而他们很快就惊奇地发现,八路军大官(四纵司令员宋时轮)住在山洞里,战士就睡在村外的山崖下,衣服上沾满露水,他们猪羊不杀,瓜果不摘,喝水还付钱,终于明白这是自己的队伍来了。

四纵所到之处,宣传抗日救国,打击日伪据点,解放兴隆、平谷等县城,配合冀东大暴动,在热河南部和冀东点燃了抗日的大火。

平西全力支援冀东,两地之间的人员、情报往来都要穿越平北燕山的崇山峻岭,然而这里却是我军事和政权的薄弱之处。1940年4月,按照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萧克提出的“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三位一体战略,八路军十团团长白乙化率部挺进平北,以虎口夺食的方式开辟了平西通往冀东的咽喉——丰滦密游击根据地。从此,平西与冀东之间隐蔽的地下交通线有了保障。

我党组织忠实执行党的路线政策,建立民主政权,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建立统一战线,坚定抗日信心,艰难之时与群众共度,危急时刻挺身保护百姓,成了敌后百姓的主心骨。

军爱民,民拥军。抗战中,冀东、平北涌现出贡献了丈夫和儿子等7位亲人的“英雄母亲”邓玉芬,不顾身孕、为李云昌等200多名八路军官兵带路翻山越岭突围的“麻利嫂”张翠屏,悉心照料、用乳汁救助伤员的“深山红嫂”霍云等的一批拥军拥政模范。

我党和军队与群众深厚的鱼水关系就在血火与互爱中凝成。

1943年9月,晋察冀边区群众剧社成员曹火星在平西创作了著名抗战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曲很快就在各根据地流传开来,因为歌中所唱的,就是当时共产党抗日救国的真实写照。

当年鏖战急

冀东、热西是伪满洲国的“西南国境”,是我进军东北的咽喉,为双方必争之地。这里夹在日伪华北统治集团、伪满和伪蒙疆之间,敌军兵力雄厚,八路军和抗日政府四面受敌。在异常严峻的环境中,我八路军坚持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在战斗中不断锻炼成长。

1938年9月,冀东武装在四纵配合成功发动抗日暴动,动摇了日本侵略者的统治,鼓舞了冀东人民的抗日情绪。后冀东抗联随四纵撤往平西,途中受阻损失严重,返回冀东的只有1400多人,他们和四纵留下的3个小支队一起,分散在冀东西部和热南山区坚持游击战争,开辟根据地。

1939年夏秋,冀东部队统编为八路军第十三支队(1940年改称冀东军分区),李运昌任司令员,李楚离任政委,包森任副司令员,曾克林任参谋长,刘诚光任政治部主任。这时冀东党的领导机构称冀热察区党委冀东分委(简称冀东区党分委)。

在战斗中,冀东八路军迅速成长,主力团和游击队发展到4000余人。游击区包括丰润、滦县、迁安、遵化、玉田、蓟县、平谷、兴隆8个县的绝大部分,全区连成一片,人口约200万,形成了抗日斗争的基本区。

战斗中,我八路军和游击队拔据点、克强敌,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打了许多漂亮仗。

蓟县白草洼战斗全歼关东军顶级精锐、号称“常胜军”的武岛骑兵中队76人,开冀东成建制消灭日军战斗之先,使敌人闻风丧胆。重创伪治安军战役,是冀东部队歼敌和缴获最多的军事行动。冈村宁次哀叹“到冀东如入苦海,对冀东应有再认识”,急调日军27师团回防。迁安甘河槽伏击战,歼敌200余名,其中多数是日军。此战中,潘家峪惨案的直接策划者佐佐木二郎被“潘家峪复仇团”战士击毙,是冀东部队打的最解恨的战斗。宝坻赵各庄战斗一次消灭500多日军,是消灭鬼子最多的战斗。通过粉碎敌人5次“治安强化运动”、3次开展恢复基本区战役、两次打击日伪集家并村战役、向热中辽西出击扩大根据地等行动,锤炼出了不畏强敌、敢于刺刀见红的钢铁部队,打出了国威军威。

斗争又是异常残酷的。从1941年2月到1942年2月,十团团长白乙化、十二团团长陈群、冀东军区副司令员包森等冀东、平北抗日根据地的创建者在战斗中牺牲。1941年六七月,因失于侦察,我冀东部队遭敌重兵合围,付出了重大代价。

在作战中,我军将士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多次涌现出堪比狼牙山的壮烈故事:1942年4月,冀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兼十二团政委刘诚光及两个连被3000名敌军包围在遵化铁厂镇甲山。除40余人突围外,刘诚光以下228名八路军官兵牺牲,其中有数十人纵身跳崖。1942年5月23日,十团长王亢率两个营护送军政要员60多人前往冀东,被日军包围在赤城四十里长嵯(音cha)。掩护主力突围的37名官兵打光子弹后,跳下几百米高的山崖,仅1人生还。1944年2月6日,开辟热中游击区的冀热辽三区队二连两个排,在宁城(今属内蒙古)李营子南山道遭日伪军奔袭合围,副连长舒殿有高呼:“誓死不当俘虏!”带头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舒殿有和8名战士牺牲,多人跌伤,大部突出重围。

一位军旅女作家曾经对李云昌之子李志仁说,冀东抗战非常艰苦,几乎天天都在打仗,而且是在敌人的心窝里打,所以牺牲很大,环境非常残酷。看这段历史从头到尾就只有两个字——“坚持”。他们从来没有屈服过,打一仗败了,重新再来,一直坚持,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最后创建了冀热辽抗日根据地。

无人区的磨炼

共产党建立民主政权、八路军开展游击战争,根据地越来越大,部队越战越强。面对神出鬼没的八路军,日伪“剿”不胜“剿”、疲于奔命,便恼羞成怒,使出了釜底抽薪的一招:建立集团部落,强制进行民“匪”隔离,企图让共产党和八路军在无人区里自我毁灭。

伪满方面为了有效封死八路军向东北推进和切断我交通走廊,在实施无人区之始,就首先从丰滦密开刀。

从1941年10月4日开始,日伪军集中万余兵力,对长城沿线山区进行两个月的“扫荡”,以打击我十团和摧毁抗日基层组织为重点目标,抓捕我抗日基层干部和骨干分子500多名,屠杀300多名。

在“扫荡”后期,即开始集家并村。针对敌人的阴谋,群众进行了激烈反抗。平北和冀东各级党组织提出口号:“县不离县、区不离区、村不离村”“守土抗战”的口号。1942年2月,中共平北地委和军分区在《关于反“扫荡”的指示》中强调:“哪怕只剩下一个村庄,一个山头,也要坚持到最后胜利。”要求党员干部誓不下山进“部落”,在深山密林中建立根据地。县级党组织和政府发出“誓死不离山”的号召,指出“坚持地区、开辟地区同样光荣”,敌人的优势和疯狂只是暂时的,帮助群众树立胜利的信心。

烈士王波写在密云冯家峪西口外岩壁上的抗日标语


在党和政府的号召下,各级干部和党员带领群众守土抗战,敌人来了就藏进深山密林中,家园财产被毁就住进山洞,宁愿吃野菜饿死、冻死也不向敌人屈服。为了适应残酷的斗争环境,我方把这些分散隐蔽的群众重新组织起来,组成中心村,同时建立民兵联防体制和劳武结合的互助组织,组织群众坚持斗争。房子烧光了,就搭窝棚,窝棚一次次被烧毁就住山洞、石缝和长城楼子。敌人将能住人的山洞石缝也炸掉,就弄一批花旗布,制成帐篷,住时支起来,转移时收起就走。冬天就在背风朝阳的山脚坝坎下挖一条沟盖上石板,上边支帐篷挡风雪,下边烧火暖身体,真正实现了“变无人区为有人区,变少人区为多人区”。

在热南山区,日伪军疯狂地“扫荡”“检举”,烧杀抢掠,造成了严重破坏,但是由于党的坚强领导和八路军的反击,群众展开顽强的反集家斗争,日伪原来计划在1942年内完成集家并村的计划在大部地区落了空。到1944年,敌人才全部完成长城线上的集家并村。大片无人区的出现,使平北、热西地区的抗日斗争出现了严峻的局面。

面对严峻的局面,党和军队采取相应的战略战术,敌来我走、敌走我来,反复争夺,高度游击。以雾灵山、五指山、狗背岭、云蒙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是屹立在无人区的坚强堡垒,中共冀热边特委、军分区和各抗日联合县委(县政府)曾多次在这里安营扎寨、指挥全局。当日伪在关里发动进攻时,主力部队转入无人区;当日伪在热南进行“围剿”时,主力部队又返回关里基本区;当关里热南共同“讨伐”时,大部队则化整为零、分散游击。这样大的流动有七八次。可以说,没有一块日伪没有“扫荡”过的根据地,也没有一个八路军进不去的人圈,这就从根本上打破了日伪制造无人区隔离我党政军与群众联系的阴谋。

保密就是保生存、保胜利

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下,保密成了保生存、保胜利的救命符。

中国共产党是抗战的领导核心。这一时期,游击根据地党组织一直是秘密活动的。党员未经批准不能向任何人暴露身份;党务干部须以公开的社会身份掩护对外活动;党的基层组织(党支部、党小组)之间禁止发生横向联系。区委不召开支部联席会议,支部也不召开党小组或党员大会。发展党员均个别秘密履行入党手续,不搞集体入党。无人区出现后,基层党组织几乎全部遭到破坏,党员有的牺牲、被捕,有的消极动摇,甚至投敌叛变。针对严峻的形势,党组织及时进行党员的审查和重新登记,并发展新党员。通过种种措施,巩固了组织,提高了战斗力。

在建政方面,县、区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立即着手村级政权的建设。在初创阶段,由于日伪政权已较巩固,我方便在各村设立办事员(即村长),形成与伪政权并存的“两面村”情况。

无人区形成后,在深山区的群众,成为坚决抗日的“一面”政权,形成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区。而在平原地区多为抗日的“两面”政权,抗日政府派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担任伪甲长,利用“合法”身份掩护抗日工作,或通过工作争取伪甲长为抗日出力,明里支应敷衍日伪,暗里为我方筹集粮款、传递情报。我方还通过各种方法进入人圈。到抗战形势渐趋明朗时,多数人圈已为我方控制掌握。

各地相继建立抗日政权或“两面”政权后,引起了日伪的高度注意,经常抓捕抗日嫌疑人员。为迷惑敌人,对新开辟区大都使用化名,并且经常变换。这样即使有些情报落入敌手,日伪也不明所以,成了聋子和瞎子。

八路军和党政组织在无人区里建立多处秘密军事活动站,将粮食及生活物资分散隐藏在军事活动站的四周深山里,以便既可以流动又可以长期坚持。

坚持地区的群众在山上设立瞭望哨,一直延伸到据点附近,日夜监视敌人的动向,黑夜发现敌人出动瞭望哨就用暗语隔山呼喊,一山传一山,几分钟就能传几十里远。白天有敌情瞭望哨就将消息树向敌人来的方向放倒。瞭望哨都设在又高又陡的山上,敌人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根据无人区军民居住隐蔽零散的特点,每隔十几里建一个秘密联络站,负责联络部队和群众,保证政令和情报的上传下达。对“十万火急”的鸡毛信,要求必须做到不耽误,不泄密,遇敌情及时处理或毁掉。

在那个年代,保密常与流血和牺牲相伴。最惨烈的“宁死不屈”几乎与不泄密等同。

麻利嫂的丈夫朱殿昆是我秘密交通员,在一次传递抗日情报时不幸落入敌爪,他把纸条一口吞下,最后倒在敌人刺刀之下。党员傅春年仅18岁,在坚壁公粮时被日伪军包围,他引诱敌人离开藏粮地点后,拉响身上的手榴弹牺牲。

很多群众拼死保护党的秘密。丰润马家峪有八路军的炸弹厂、被服厂和八路军伤员藏身洞。1942年11月19日,200多日伪军闯入马家峪逼问八路军的下落,但是任鬼子威逼屠杀没人告密,有40多位老人被害。

在日伪连续的扫荡、讨伐中,宽城王厂沟群众和八路军伤员经常是多人甚至几十人藏在一个山洞中。敌人搜查到附近时,年幼的孩子经常会因为害怕或冻饿哭叫。为避免暴露,有34位父亲母亲被迫采取用奶头堵死、用被子捂死、双手掐死等“残忍”的方法对待自己的骨肉。这些失去幼儿的父母亲中,有10位是共产党员。抗战中,这样带血的保密故事,在冀东、平北各地还有很多。

密云不老屯日伪“治安沟”(封锁沟)遗址


胜利属于我们

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冀东平北军民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的伟大时刻。抗战八年来,冀热辽抗日根据地抗击日伪军从3万人到17万人。累计毙、伤、俘日伪军7余万人,缴获武器5万余件。冀热辽人民和冀热辽子弟兵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人民群众牺牲30万人,干部战士牺牲3万多人,其中冀热辽的军队与地方各级干部牺牲比例尤其高。

1945年8月,遵照中央命令,冀热辽部队率先挺进东北,解放国土,收复失地,完全控制了热河、辽宁全境和吉林大部、黑龙江局部地区。这时的冀热辽区已辖9个专区、70多个县,1900多万人口,军队也发展到13万多人。解放区的扩大和部队兵员数量的增加,为夺取抗战全面胜利和创建巩固的东北根据地赢得了先机,充分显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军民,在长城线上坚持无人区斗争的伟大战略作用,实现了中央关于开辟以雾灵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坚持华北,挺进东北”的战略意图。■

在蘑菇峪人圈遗址内,村民赵连义(右一)在控诉日伪暴行。右二为兴隆县党史研究室研究人员刘玉兰


(此次采访得到了北京市密云区党史研究室、区保密局,河北省承德市保密局,兴隆县党史研究室、县保密局的大力协助,特此鸣谢!)
摄影/满 宁 苏 慧

  
热门信息